不到一米八不改名

别搞我,没结果。

[k漏]班主任今天也很欣慰(九)

  ※我笔下的哦漏kb,是我所理解的,二次元,请勿上升真人。本期恭c狗粮多,狮鼠有一点,其他cp不明显
  ※前文来我主页找找吧,来看看呀(*^ワ^*)
  62.
  拿成绩单是个非常颓废的事,但是你拿到了好成绩那就不一定了。从西瓜趴在桌子上快笑出西瓜汁就可以看出。
  看着就令人高兴.jpg
  少恭和cb还是一如既往的淡定,cb和少恭在说些什么,塑普和快成塑普的口音差点让哦漏分不出来。
  cb难得戴了回眼镜,还是金丝框眼镜,发了个微博给粉丝一个福利,底下小粉丝们嗷嗷嚎叫赞叹cb的美颜。
  ——好看好看!
  ——少恭出来打架!
  ——宝宝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就被刷微博的少恭看到了,他对这种粉丝衍生成女友粉的行为非常不喜。
  然后他脑子一热,转发一下昧着良心说你们什么品味,一点都不好看。
  63.
  然后就被粉丝搞了。
  ——也不知道说一见cb误终身的是谁呀?
  ——吃醋啦?
  ——少恭:cb,我的,怪阿姨们离他远点。
  然后粉丝们艾特了cb。少恭觉得这件事不妙,没有搞头,得快点溜走。
  64.
  cb转了少恭微博,发了个句号。
  哦漏转了,然后非常幸灾乐祸的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我忍不住”
  路人转了,附赠一句话,“我们一起学局长叫,一起你看看你,众叛亲离!”
  kb转了,“我们b字辈不能认输!上鸭cb!反攻他!”
  局长转了,“我觉得这位同学可以女装庆祝一下”
  65.
  cb本来就没生气,只是吓吓他,没等一会又收到了几十个人的艾特。
  ——cb你看见没有!
  ——少恭难得坦诚,不开黄腔
  ——漂亮预警
  ——上面的!你不要害我们宝宝!你不要过来鸭!
  66.
  少恭:好看吗?可是他又不是你的,他是我的。
  67.
  狐狸:我们一起学少恭叫,一起cbcbcb我的,不给你//西瓜:帮你@cb 不谢// 局长:是哲♂学的体验// 路人:请问一下把cb搞到脸红是个什么体验?// kb:过分!我拿来盆了,狗粮真的香。// 哦漏:666 // 少恭:好看吗?可是他又不是你的,他是我的。
  68.
  收了手机,分班表下来了,可喜可贺的是几个人都是同一个班,a班。
  a班就相当于快班。并且能和局长在一起的路人十分兴奋,觉得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甚至飙了好几句英语。
  69.
  狮子:你能不能不要放洋屁!四欠里就你飚英语
  白鼠:众所周知,四大欠王是一个多人组织,分支包括音乐(鬼畜)区up主哦漏QAQ,KBShinya,西瓜,排骨教主以及王胖子。我们诚挚接纳其他意向鬼畜的人,并把他纳入分支。
  狐狸:为自己打广告,用爱发电,好清纯好特别好不做作啊!我喜欢!完全不同于外面那些为金主爸爸打广告的平凡人!
  狮子:……这只狐狸和别人打架受伤了还那么漂亮,他好像中暑了,我们……
  狐狸:你不要过来啊!
  kb:这就是所谓竹狐狸吧( ̄⊿ ̄)
  哦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我忍不住,等等,不要当着我的面玩恐怖游戏啊!
  未到一米八的某位( ´•灬•`):我跟你讲我就这表情。
  
  
  当然要在一个班啦,边学习边谈恋爱不好嘛?

[k漏]归宿(一)

  ※心情不好,开了个新坑。cp是我笔下的k漏局路,来看看吧。

  十月开头,纵使白天艳阳高照的,晚上的温度依旧不高。
  哦漏走在大街上,套了件蓝色外套。灯光渲染着城市,大街上的人如同他的好心情,寥寥无几。
  哦漏走了几步,坐到了一个台阶上,他带了耳机,但是脑海里一直盘旋的,不是歌曲,而是一句话。
  “那你把我打死吧。”
  平淡的语调说着绝望的话,那是他自己说的。
  他怯懦的不敢自杀,连抑郁症都算不上,却有了厌世的念头。要想逃离那个地方。
  他自己居住了这么多年的家,灯火通明却毫无暖意。
  他一次又一次的被父母要求着,拼尽全力做到最好,到了最后,却想让他变回原样。
  一次又一次他们不在乎的事却使哦漏的压力成倍,他要顶不住了,而他们却当他是胡闹。
  这一次就如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哦漏彻底撑不住,摔倒在地,没有人帮他,他再也起不来了。
  他逃了出来。
  手机震动着,哦漏拿起来看了一眼,是路人。
  路人是哦漏的大学同学,现在和另一位好友住在一起。
  “喂。”哦漏接起电话。
  路人那边有点吵,听到几句局长的声音:“漏漏啊,你现在能出来一趟不?今天国庆,我和局长白鼠他们在ktv里high,一起来玩啊!”
  “不了。太吵了。”哦漏道。
  哦漏语气太过于平淡,没了以往那股子温柔,路人心思细,又跟哦漏关系好,有点着急问:“是不是你爸妈又骂你了?他们又给你提要求了?”
  “我直接离家出走了。”
  路人倒吸一口凉气,不知道说什么,犹豫了半天,说:“这样,我有个朋友,你去他那住一段时间,其他事我来处理。”
  哦漏想拒绝,但是他现在身无分文,路人又是他的好友,想了想还是接受了。
  “好,谢谢。”
  “唉不客气不客气……痒sb你不能喝酒的!白鼠快拦住他,喝了又发酒疯!啊就这样吧,地点我等会发给你,你尽快去啊。”
  “好。”
  路人挂了电话,局长被拦住不准喝酒,委委屈屈看着他。路人眼神警告他不准,上次喝酒差点酿成大祸。又想起哦漏的事,心里祈祷kb能给点力。
  哦漏那样子的人,压力多了难免厌世,kb是个积极向上的人,虽然说平时有点沙雕,但是开导人影响人是一把好手。
  这也是路人要哦漏去住的原因。他打了个电话给kb,kb听了,一下子就答应了,他家本就他一人,多了个人对kb来说就不会那么孤单。路人得到同意把kb家的地址发送给了哦漏。
  很快就到了kb家门口,哦漏犹豫的站了一下,然后敲了敲门。门很快就开了,来人碧色的眸子带着笑,看起来很阳光温暖的一个大男孩,很自来熟的说:“你好,你就是哦漏吧?我是kb,是路人让你来的吧。诶你长的挺好看的……不对,抱歉,你先进来吧。”
  哦漏点点头,有些僵硬的走进房子。客厅沙发上放着几个猫咪抱枕,还有两只奶猫咪咪叫着,磕磕绊绊的来到哦漏脚边蹭他。墙上的钟表滴答滴答的走着,电视里放着综艺节目。
  用哦漏的话来讲,就是温馨。
  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自己找到了最好的,也是最后的归宿。就是待在这里,和笑容温暖的kb,两只小猫在一起。

[K漏]班主任今天也很欣慰(八)

  ※我笔下的哦漏kb,是我所理解的,二次元,请勿上升真人。抽出时间暗戳戳写。
  ※前文来我主页找找吧,来看看呀。这几篇大概在写一些感想和鸡汤,过几篇重归沙雕轻松日常向´∀`
  53.
  那几天宛如肥宅的日子过去了,拿成绩单的日子就近了。
  哦漏理了理翘起来的黑色发丝,戴上耳机,犹豫半天还是选了一首纯音乐播放。今天天气热,就没有穿外套,吃完早饭就出门了。
  大概有三四天没和kb他们见面了吧。
  哦漏看了眼时间,其实还早。纯音乐播放完毕,一片安静之中,后方突然传出的杂音迫使哦漏回了头,原本还没有的,但是现在,有一名长的人高马大的男子在打一个哭泣的女子。
  54.
  狐狸兴高采烈的走在路上,拿完成绩单就可以放假啦,有时间打游戏啦。
  正当他幻想这些事的时候,他看到前方有名男子在打一名女子。
  狐狸停了下来。
  他突然不知道怎么办了。
  55.
  哦漏愣了一下,垂了垂眸。
  纯音乐继续播放,哦漏有点烦躁,一把扯下了耳机。
  哦漏很想一走了之。
  这件事不会扯到他的身上,他不参与也不会怎么样,对吧?
  56.
  狐狸觉得自己脑子有点疼。
  那名男子明显是能把他打进医院的那种,女人好像和他是熟人。在伤及自己安全的情况下,是不是不该救?
  57.
  哦漏向前走了两步,耳边充斥着女孩子的哭喊,还有男人愤怒的话语。
  女人和男人是熟人,但不知因为什么事导致男人要打死她。
  周围的人也开始聚拢,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哦漏突然有一种无力感。
  他知道他还没有足够的勇气去拯救一个人。
  58.
  周围的人开始聚集,狐狸准备绕过他们去学校。
  可是他一步也走不动。他就像雕塑一样站在那里。
  自己不能坐视不管,但又没有勇气去阻止他。
  原来他是这么软弱的吗?
  原来他这么没用吗?
  59.
  狐狸不承认自己的软弱与没用,他仿佛下定了决心,小心翼翼的接近人群,然后蹲下来,快速的把那个女人往旁边一带,躲过了落下来的一巴掌。
  人群之中早就有人报了警,狐狸来的正是时候。
  男人反应过来了,往前走了几步,气势汹汹的准备打人。
  空气似乎凝固了一秒,巴掌并没有落下来,因为他的手腕被哦漏用尽极大力气抓住了。
  哦漏神情冷漠,一双平时那么温柔的蓝色眸子也莫名凶狠了起来,就如同暴风雨中的大海。他用尽力把男人的手按下去,反剪在背后,顺势踹了他小腿一脚。
  “打女人?要不要脸?”
  60.
  狐狸都被他帅到了。
  原来温柔的人也会凶狠。
  等警察赶到解决完一系列事情,时间已经不早了。
  路人局长kb排骨胖子西瓜早已经在班上了,见到两个人来笑着打了声招呼。
  “你们来的有点晚啊。”路人说。
  狐狸巴拉巴拉把刚才的事讲了一遍,还附赠一个感叹句:“你们是不知道漏漏刚才有多帅!”
  哦漏只是轻轻笑了一下,然后对着kb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谢谢你。”
  61.
  哦漏在上手之前,是害怕那种凶狠的人的,他害怕他被男人迁怒而打之后却没有人救他,他的心脏跳得很快,他一直在犹豫。
  直到脑子里出现一个人,他的外貌,话语都是如此的清晰,仿佛他就站在面前。
  他的神情是温柔的,碧绿色的双眸里,是纯粹的温柔与干净。
  他说:“你不要怕。”
  “我会保护你。”
  是两句不知道怎么形容的话啊。
  温柔又带着坚定,和给哦漏的勇气。
  他会保护我的。
  哦漏知道。
  那个温柔又温暖的人。
  是他的KB啊。
  
  
  
  
  
  
  kb给了哦漏力量!狐狸给了自己力量!这就是单身的力量!
  其实这种事情遇见的不算多吧,不知道你们是像哦漏狐狸一样上去救人还是默默打110。因为有事找警察。
  我和他们不一样,我看个两眼就会转过他们离开。不围观,不管。
  感觉特别冷漠啊。
  说不清是什么原因,可能是自己无能为力吧,但我清楚,我暂时是不可能去管这种事情的。
  我能感到伤心愤怒,但我没有足够的勇气去挽救别人。
  真想要一个kb那样的人。

[k漏]班主任今天也很欣慰(七)

  ※我笔下的哦漏kb,是我所理解的,二次元,请勿上升真人。打k漏都有点心酸,感觉我在主搞局路。
  ※前文来我主页找找吧,来看看呀(*^ワ^*)
  46.
  大考之后就是放假,并且决定分班名单。
  从考完到拿成绩,有一周的休息时间。
  哦漏几乎是每天早上睡到自然醒,然后迷迷糊糊的刷牙洗脸吃早饭,妈妈说不吃早饭胃不好哦。
  玩会手机,喝点肥宅快乐水,想着放假了,好久没开直播了,在b站开个直播打了两个小时炉石。
  这宛如肥宅一样的生活,就一个字,爽。
  47.
  路人也开了直播,跟刚考完的粉丝们聊了一下。
  “各位,我们这个直播,不是漏漏那个二科挂了心中苦闷一直哭诉的直播,放假了就要开开心心玩他一个暑假,考不好下次再努力嘛,又不是中高考。”
  路人说完,说了下一句话转移她们的注意力,不能总想伤心的事吧:“没什么聊的了……我们去看看别人直播吧嘿嘿嘿。”
  弹幕飞快刷过。
  “性感老大在线窥屏!”
  “23333有搞头”
  48.
  点进站直播,看见了一些熟悉的称呼。
  “漏漏kb他们都开直播了啊,可能是放假了心里开心吧,”路人边说边点进了哦漏的直播,“又在打炉石啊……漏漏还真是游戏音乐区的主播。”
  哦漏那边的弹幕也暴击了一下,大概就是“漏漏老大在偷看你直播”和“老大在看你直播啊游戏主播漏漏hhhhhh”这种的。
  哦漏满不在乎,出了一张嘲讽:“看就看呗,路人又不会搞我,要搞也是搞kb。”
  “局长:kb你看看你,连哦漏都不帮你,众叛亲离!”
  “23333”
  49.
  路人没玩过炉石,觉得无聊,退了哦漏的直播间,转战kb的直播。
  kb在认认真真的唱歌,弹幕同样有了路人的名字。
  狐狸直播恐怖游戏,路人笑个半死。
  狐狸也看到了一些弹幕:“路人在看?那我不说话了,把声音调大了一点,吓死他。”
  弹幕笑死。
  “hhhhhhhhh”
  “鬼畜预警hhhhhhh”
  “老大:等着我去找你的素材”
  狐狸声调平稳的说了一句:“害怕,老大别搞我。”
  路人觉得这件事不能忍:“这个人马上要身败名裂了。”
  50.
  退了直播间,本来打算结束的,结果又冒出了一个名字。
  局长在直播吃鸡。
  路人点了进去,局长在选降落地点,还在抱怨上一局的成绩不是很好,这局准备吃鸡。
  底下的小粉丝也一如既往的活跃。
  “刚他们!!!”
  “痒哥哥声音真好听www”
  “上一局也还可以啊,走位操作什么的都很好啊”
  “前面的,好到被人一枪爆头了是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路人笑死:“一枪爆头什么的这sb也太菜了吧弱的简直就跟肾虚了一样哈哈哈哈哈哈……”
  弹幕觉得有事可搞。
  51.
  所以局长那边的弹幕从“老大看哥哥的直播了”到“局长局长,老大说你被一枪爆头太弱了吧哈哈哈”“老大说你就跟肾虚了一样hhhhh”“老大还在笑”
  局长刚爆了一个人的头,看见这条弹幕,轻笑了一下:“让他过来试试,看看我虚不虚。”
  52.
  于是弹幕就炸了。
  粉丝们:我觉得我不能深入解析这件事

[k漏]今天的班主任也很欣慰(六)

  ※我笔下的哦漏kb,是我所理解的,二次元,请勿上升真人。
  ※前文来我主页找找吧,今天好像没有排瓜成分呢,来看看呀(*^ワ^*)
  41.
  之后的生活就像平静之后的暴风雨,什么灾难都来了。
  那是场大考,而时间只有一个月。
  好不容易适应的老师们都换了,新的老师凶凶的,看起来就非常不好说话。
  哦漏就被他凶过两回,还是因为哦漏的考试成绩。
  他的成绩是可以进前十的,但是考前太过紧张,考试的时候也就状态百出,基本上掉到了二十名以外。
  哦漏走出办公室,叹了口气,回去刷题。
  42.
  路人是最不喜欢这样的。考试前的最后冲刺阶段,基本都是一天几张卷子,一个星期就有一小叠,他写的头都炸了。
  劳逸结合劳逸结合,刷题听课抄错题背课文单词这一连套下来基本就没有休息时间。
  动脑子需要休息,路人没有休息,就特别容易困,到了下午基本看不进题目,勉强做了几题,搞得神智都有点不清,头跟小鸡啄米一样一点一点的,呆毛都焉了。
  43.
  局长还是挺心疼路人的。晚上在寝室几个人都熬到很晚,哦漏和kb都还可以,能勉强撑到上床休息,可路人是能做题做睡着的那一种。昨天晚上路人又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写了一半的题被他压着,睡的还有点不安稳,时不时说出几个英文单词,背出一串公式。
  还有喊他的名字。
  局长第一次发现的时候,路人也是趴在桌子上,做了一半的题。局长放下笔,给路人盖了件衣服。
  “局长……”
  局长还以为路人醒了,本来还想装腔作势呛他几句,结果发现他没醒。
  “烦死了,草拟粑粑!”路人很暴躁的爆了个粗口,估计是在梦中做题去了。
  44.
  局长知道路人为什么这么拼,因为马上要分班了。
  路人虽然英语好,但总分却比局长要差,再不努力一把,就有可能一个在快班,一个在平行班。而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局长会越来越好,他们之间的差距会变得更大,两个人会越走越远,谁也等不到谁。
  路人不想这样,他拒绝这样。
  哦漏也很努力的想赶上学霸kb,kb也想和哦漏在一个班,让哦漏考出好成绩,天天帮他补课。
  一直挺爱玩的狐狸都能安安静静的刷题,听课。
  排骨先帮西瓜补课,胖子刷题,然后胖子听课,西瓜刷题。三人行,必定轮流来。
  少恭和cb也很努力的想进入快班,为了自己,也为了对方。为了能配上对方,给对方一个优秀的自己。
  45.
  班级的气氛是渐渐变了,变好了,似乎都想为自己努力一把,找到最明亮的那条路。
  
  
  
  
  
  
  
  真的是挺有这样的感受的。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种。
  我是个准初三,今天是第一天上课,很幸运的进入快班但我觉得自己还是不够格,成绩确实也很差,所以今天中午资料发下来之后就一直刷题。班上真的很安静,那种不知不觉就安静了的感觉,基本上都在做题,问题目也很小声。以前我觉得最闹的同学被别人吓唬了一下打扰到了我还会小声说对不起对不起。
  这种气氛真的很令人惊讶。
  就很像考试之前的感觉,所有人都很努力,我中午吃完饭回去之后还没有什么人,那个时候和我一个班的同学就问我物理怎么写(我是补过物理的),她真的好爱学习。很幸运这样的人是我的朋友。
  我以前的班级挺闹的,都不怎么学习,抄作业的抄作业,玩闹的玩闹,而且有几个还有不好的习惯,打架抽烟什么的……
  所以还是要努力做一个优秀一点的人,进一个好的班级,感觉会完全不一样,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写了好多废话,感觉有点鸡汤,算了,干了这碗鸡汤!
  希望大家都能变得很优秀!本来就很优秀的人要精益求精,才能变得更好,更受人喜欢!优秀的人身边一定会有很优秀的人,不管是朋友,家人,还是恋人,他们都能优秀到和你相遇,和你一起走过所有困难!
  不优秀的我为你的人生献上鲜花!

[k漏]班主任今天也很欣慰(五)

  ※我笔下的哦漏kb,是我所理解的,二次元,请勿上升真人。
  ※前文来我主页找找吧,来看看呀(*^ワ^*)
  ※上学前抓紧时间浪。
  35.
  这样一跑,几个人就都散了。
  哦漏拽着kb的衣角跟着他走,kb其实也有点紧张和害怕,但他没有表现出来,顶多在心里疯狂喊几声卧槽,然后继续走。他想给哦漏一种安全感。
  36.
  西瓜觉得排骨刚才在他耳边说话的声音……真是……好听死了!
  他的耳尖发红,所幸黑暗里看不出来。
  胖子似乎也觉得气氛有点不对,默默无闻的走到了最后,看着前面并排走的排骨西瓜,觉得自己真他娘的善良。
  37.
  狐狸正在研究一副画像,觉得画中披头散发的人的表情十分像那个没手指的蓝胖子吃惊的那个表情。
  他刻意放慢脚步没有跟上哦漏kb,别人秀恩爱我去凑什么热闹。
  旁观者清,他们都能看出哦漏和kb的关系不太一般,具体哪里说不上来,但是哦漏和kb在一起的时候那个气氛是跟别人在一起时没有的。
  那种气氛没有人羡慕,没有人嫉妒,甚至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他们打打闹闹的时候像是隐藏着什么,安安静静的时候又有什么在蠢蠢欲动。
  狐狸觉得kb他自己知道是什么。
  说说他们相处的时间也不短了,从转学过来到现在,不多不少,正好四个月。
  四个月能改变的东西很多,也能产生许多别的,包括一段感情。
  狐狸突然觉得自己和胖子是最可怜的。
  想换寝。
  他叹了一口气,跟鬼姐姐打了个招呼走了。
  38.
  局长跑了一段之后没看到贞子就停了下来,路人还有点懵,眼睛微微睁大,呆毛焉了下去,心跳有点快,似乎还没缓过来。
  路人这个样子有点小可爱。
  局长松了手,看了一圈,没看见kb他们。
  “哇那个贱狗,跑这么快。”局长觉得这个洗脚婢该打。
  路人想的……就有点多了。
  局长第一句话就和kb有关系啊,这么关心kb吗……
  “sb局长,你跑的太慢了而已,”路人侧过头,刚好看见一只伸出舌头的鬼,“草拟粑粑!”
  尽管心里有点点苦涩和酸味,但恐惧总是能牵动人的情绪。
  39.
  路人其实很爱吃醋,他自己也发现了。至于发现的原因,就是和痒局长相处了三年之后,突然发现局长身边的每一个人,靠他靠的稍微近点,自己就非常不爽。
  局长这个sb,永远不知道自己的心意。
  撒比撒比!
  “我跑的可快了,都是因为带着你,你太重了!”局长为自己辩解。
  “我哪里重了!明明就是你个撒比跑的没快播快!”路人回怼。
  “你哪里不重了!你上次生病我背你去医院你快把我腰压断了!”局长走在前面,爆出了这句话。
  路人跟在后面怼他:“我草拟粑粑!你去年比赛的时候大家都看到了,被kb甩了一大截!”
  “走出来了。”局长说。
  40.
  天空很蓝,阳光很好,空气清新,温度适宜。其他几个人站在一边等他们,看他们出来了挥了挥手。
  他们从鬼屋出来了。
  居然……怼着怼着就走出来了……还真是托他的福,完全不害怕了。路人抓了抓头发:“回去吧。”
  “哦。”

今天的班主任也很欣慰(四)

  ※我笔下的哦漏kb,是我所理解的,二次元,请勿上升真人。他们关系越来越好了,班主任非常欣慰了。
  ※前文来我主页找找吧,今天有三对成分,来看看呀(*^ワ^*)
  30.
  “好无聊啊——”这是路人自打考完试抱怨的第十五遍,他趴在床上,手伸向透过窗户的阳光里无聊的挥动着。
  路人的下铺是局长,而局长正在吃鸡:“来吃鸡嘛?”
  “不要,”路人干脆利落的拒绝了,“狐狸你有没有什么恐怖游戏玩啊?最好是可以联机的。”
  “恐怖游戏哪来的联机啊?”哦漏给AD钙插了个吸管,边喝边问。
  来串寝的狐狸翻了翻手机:“去鬼屋嘛?这家评分很高,地方离我们这不远。”
  kb觉得有点希望:“我想看看。”
  路人立马下床,差点闪到腰:“一起来啊。”
  局长退了吃鸡,也答应了。
  31.
  “这个看起来还挺恐怖的。”哦漏看了看鬼屋贴出来的图片。冰冷冷的铁牢或躺或坐着几个人,身上没有多少好肉,有些地方露出了森森白骨,往外招手。
  “我们两个寝,鬼畜区,音乐区,游戏区,鬼畜素材区都齐了,人多势众,就怕他不吓我们。”路人自信满满的说。
  西瓜笑了笑:“胖子排骨一起来玩吗?”
  胖子和排骨对视一眼,觉得自己要保护好瓜瓜弱小的心灵:“来呀。”
  狐狸想搞事:“我一个人就可以。”
  “反正进去了总会聚在一起……”哦漏觉得不对劲,“狐狸你想干什么?这家鬼屋专门说了不准调戏鬼!”
  “安啦安啦,不会这么干的。”狐狸拍胸脯保证。
  32.
  路人说:“我等你们的素材,到时候做成土拨鼠。”
  局长:素材分我一份,我当起床铃。
  kb:这就是鬼畜区up主的职业素养吗……
  西瓜:ohno,可怕。
  哦漏:???别搞我没结果。
  狐狸:讲个笑话,我狐狸会被吓到叫成土拨鼠。
  排骨:哈哈哈哈哈哈哈
  胖子:我王胖子佩服你拿叫声当起床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3.
  鬼屋那边人不是很多,因为敢进这家鬼屋的勇敢小伙子小姑娘已经不多了。
  路人哦漏西瓜特别勇敢的冲在前面,局长在路人右边,挨着哦漏,看了着旁边墙上血淋淋的痕迹,哦漏和kb一前一后,排骨胖子在西瓜后面kb旁边,狐狸在胖子旁边。狐狸也看到了血迹,然后一闻,发现没有味道。
  “嗯……居然不是番茄酱。”
  路人觉得自己有点胆怯,前面通道一片黑,鬼知道突然冒个什么东西出来,但还是挺直腰板大步走过去。
  直到第一个鬼小姐姐出来。
  34.
  鬼姐姐cos的是贞子。路人他们刚走到那个黑漆漆的通道里,路人觉得有点不对旁边的似乎没有墙,有衣物的料子……
  然后旁边就亮了起来,鬼姐姐站在一个竖长方形的凹痕里,头发遮住脸,眼睛血红血红的,头顶有一盏亮着的灯。
  路人是第一个叫起来的,他的手立刻从鬼姐姐的裙子上挪下来。哦漏明显也看见了,慌里慌张的跑了,kb也追着他跑了,跑之前示意其他人跟上去。狐狸是不怕,但是也不想一个人走完全程,跟着kb跑了。局长拽着路人的手腕就跑,西瓜是完全没看见的,因为后面排骨的手正蒙在他眼前。
  “瓜瓜,我们走。”排骨说。
  西瓜迷迷瞪瞪的走了几步,排骨确认看不见鬼姐姐之后就松开了手。胖子对排骨比了个“做得好”的手势。
  哦漏不知道到哪了,他不敢跑了,停在原地。kb跟了上来,站到了他面前,让哦漏抓着他的衣角。
  “别害怕,跟我走。”

[k漏]今天的班主任也很欣慰(三)

  ※我笔下的哦漏kb,是我所理解的,二次元,请勿上升真人。
  ※tag好像看不到文章,前文还是来我主页找找吧,来看看呀(*^ワ^*)
    ※有局路成分啦
    ※更新晚了,大家晚安罒▽罒,早点睡
  22.
  最终路人还是被迫唱了英语版的深夜诗人。
  别问我为什么英文版的,因为听起来nb。
  某没到一米八的朋友说。
  路人唱的很好听,突出了他的学霸气质。向我们证明了英语课代表的厉害之处——用洋文耍嘴皮子。
  某k同学一本正经的说,某漏同学赞同的点点头。
  23.
  晚会是好人缘的kb做主持人,顺便把哦漏拉上了。
  kb念完少恭cb合唱的曲目的时候,隐隐约约带了一点绝望。
  哦漏还以为kb喜欢其中一个,不由自主的脑补了你爱我我不爱你我爱他的戏码,搞了个六十集连续剧。
  少恭拉着cb:“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
  “你好我是kb。”
  “你好我是少恭男朋友cb。”
  哦漏差点被自己脑补虐点虐的哭出声来。
  然而kb只是为吃狗粮而感到绝望。
  哭着吃下恭c撒的狗粮,吃不下也得强行塞进去。
  kb:甜蜜是你们的,狗粮是我们的。
  24.
  甜甜的歌曲结束后,就是单身狗的表演了。
  路人站到台上,心平静和的唱了一首英文版的深夜诗人。
  完全没有受到刚才的狗粮暴击。
  让他表情破裂的事突然被推上来的局长,局长握着话筒,异色瞳的双眼看了看他,从善如流的和路人来了一段合唱。
  两位帅哥这一顿操作引爆了学生们的尖叫。
  25.
  “求卡路里英文版!”
  “求合唱卡路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唱的太好了吧!”
  “神仙合唱,我死了!”
  “连续两顿狗粮,肚子胀,趴我闺蜜身上歇歇。”
  26.
  下台之后局长默默擦了一把手心里的汗。
  西瓜算准了时间,把局长给推了上去,然后跑走吃瓜。
  路人天天练深夜诗人局长听着听着也就会那么一两段,有天吃鸡的时候心情极好,就哼了几下,被串寝借东西的西瓜给听到了。
  西瓜:皮这一下非常开心。
  27.
  路人:我当时给吓坏了,觉得我的歌要被毁了,差点脱口而出一句自己人别开腔。不过局长你还是蛮给力的嘛。
  狮子:这是一句没有灵魂的夸奖。
  白鼠耳朵一动,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局长:诶你们什么意思嘛,我唱的多好听啊。路人都夸我了,心情美美哒。
  28.
  路人没说的是,他还有一点点激动,和唱歌时的心动。
  局长那双异色瞳可不是开玩笑的,能把你魂勾走。
  29.
  所有节目完了之后,是一段结束词,kb哦漏一人一句搞定了,然后一起回了寝室。
  其实他们不需要复习,之前那几天两个寝的人除了排练就是看书学习,听话的不得了。
  除了西瓜偶尔皮一下,狐狸说说骚话放松一下,少恭带着cb串个寝抱怨自己的口腔溃疡,哦漏被kb再一次禁止喝假奶之外,其他都很好。
   学生不就是为了考试而学习,平时和自己好朋友打打闹闹,吃饱睡好,再谈个不影响学习的恋爱嘛。

[k漏]班主任今天也很欣慰(二)

  ※我笔下的哦漏kb,是我所理解的,二次元,请勿上升真人。
  ※前篇可以戳tag,来看看呀(*^ワ^*)
  ※可以猜猜老大表演什么。
  14.
  304寝,哦漏今天又在发疯。
  “妹妹你坐船头,哥哥我岸上走……”
  “像一阵绿旋风风风风……”
  “十年,就是一场噩梦……”
  “我笑诸葛亮……”
  路人成功发出了一声赞叹。
  “我觉得你很不错,来唱金坷垃吧,快播一起来啊。”
  15.
  隔壁寝的人好不容易安静下来了,又开始唱歌了……还唱了金坷垃,整齐划一的宛如排练过的。
  303寝的排骨西瓜王胖子一致觉得自己不能再忍受了!
  16.
  于是排骨气势汹汹的打开了隔壁寝的门。
  几分钟之后排骨唱起了66哒之歌。
  王胖子第二个去的。
  然后他唱了万物死。
  西瓜:害怕.jpg
  然后他从善如流的唱了西瓜之歌。
  17.
  一直没发疯认真吃鸡的局长:我觉得我不能深入解析这件事。
  拿鼠标的手微微颤抖.jpg
  18.
  303寝最后一位是狐狸,读作穿胖次的狐狸,写作口含大×。
  于是狐狸在玩游戏直播的时候,瞎jb胡乱分析了一波,最后得出的结论是,那六位,都喝假奶了。
  “我觉得也只有kb能在金坷垃里一脸正气了。”狐狸感慨。
  “诶呦是小姐姐!”
  “啊小姐姐被鬼虐了。”
  “诶呦我拿到枪了。”
  然后拿着枪对着暴躁鬼老哥一顿突突突。
  19.
  排骨西瓜曾经看过狐狸的直播,和看纯黑的感觉不一样,不会被纯黑的尖叫吓到被路人和局长鬼畜成土拨鼠,而是听着狐狸的骚话当街笑死。笑的让kb认为他们喝了假奶,然后拉着哦漏躲得远远的。
  王胖子在叫与笑之间生存,宛如石头缝里的小树苗。
  20.
  狐狸关了直播,跑去串门。
  路人问:“你们有想过在节目上表演什么吗?”
  路人指的是考试前的死亡晚会。叫死亡晚会是因为所有人在晚会上都会超级开心,然后玩疯了,第二天考试就啥也不记得。
  卑鄙,卑鄙。
  局长一枪干死一个人:“我表演……吃鸡?”
  “……”路人真想把他头拧掉,看他脑子里除了吃鸡还有什么。
  “我我我!我可以表演说骚话,还可以出柜在鬼面前浪一圈。”狐狸比了个柜门,放在自己面前,然后绕了一圈。
  仿佛在和空气斗智斗勇。
  21.
  “虽然我很想笑但我还是要告诉你校长到时候在台下坐着呢,要端庄,”kb转了转笔,“我和漏表演什么……?唱歌吗?”
  路人笑眯眯道:“金坷垃。”
  “如果是这样,”kb对哦漏说,“你我将名声不保。”
  哦漏想了想,在假奶和名声之间,选择了放弃。
  “那我还是不参加吧。”
  “我和排骨和胖子可以唱歌。”西瓜已经在思考歌名了。
  局长再一次彰显了自己的存在:“我觉得你们去说相声比较合适。”
  排骨憋笑:“我们上次那个三个王胖子的故事,终于有用武之地了。”
  王胖子决定逃离这群人:“我突然觉得我还是不参加比较好。”
  “我们两个寝,八个人,难道就没有能上台面的人了吗?”路人痛心疾首,“看看301寝的少恭cb,合唱青柠。多好。”
  “你啊。”kb一脸认真。
  局长终于关了游戏,捋了捋头发:“我觉得可行。”

班主任今天也很欣慰[k漏]

  ※我笔下的哦漏kb,是我所理解的,二次元,请勿上升真人。
  ※来看看呀(*^ワ^*)
  1.
  哦漏和kb的第一次遇见是在学校里。
  刚刚转过来的哦漏非常迷茫的走在路上,目的是为了找到老师办公室。
  他已经迷失了十分钟了,诺大的校园已经走完一半了,他本来很有把握能找到办公室,结果从厕所转出来之后,望着三条分叉,他再一次迷失了。
  2.
  直到被刚进入校园的kb看见了。
  kb同学看着这个黑头发的少年转来转去,迷茫的站立仔细辨认周围的场景,他终于相信这人是迷路了而不是穿越了。
  也就放下了不知道从哪个小混混手里抢过来的棍子。
  3.
  后来哦漏听kb说了自己初见他的时候,哦漏有点庆幸自己当初没被打晕丢到荒山野岭。
  kb说不存在的,你要是穿越了我就把你打晕拖到我家。
  哦漏很紧张的问你要干什么?
  kb曰:给我讲讲故事。顺便问问你是怎么死的。
  哦漏:哦,我是噎死的。
  4.
  人帅心善的kb同学凑上去问哦漏要去哪里,然后为哦漏指了条明路。
  哦漏除了“办公室”这三个字就没说过其他的,kb心想真是个腼腆可爱的孩子。
  5.
  至于后来kb的自打脸,是在哦漏和kb一个寝室之后,某次哦漏喝了一瓶AD钙,然后给kb唱歌,唱了什么鬼畜东西某k先生就不说了,往事不堪回首。
  6.
  班主任很和蔼,是个二十七的美女姐姐。
  美女姐姐掐指一算,就把哦漏和kb安排成了同桌。
  哦漏由于是转校生,没什么熟人,kb是班里的交际花,班主任很相信kb的能力。
  哦漏: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7.
  刚认识那会哦漏和kb还不是很熟,但是架不住kb的人格魅力,成功保住了kb交际花的名号。
  班主任今天也甚是欣慰呢。
  8.
  哦漏长的还算高,反正不矮,比kb同学高那么一点点。
  kb自从发现这件事之后,哦漏每次要站起来kb就立马躲得远远的。
  kb:虽累但值。
  9.
  一个星期之后,kb觉得自己和哦漏熟的差不多了,和哦漏的话也比较多。
  kb:“漏你觉得你人格魅力怎么样?”
  哦漏:“没你好。”
  kb:“嗯,很有自知之明。”
  哦漏轻笑了一声,小声说了一句:“交际花kb小公举。”
  kb没听到:“你说什么?”
  哦漏又大声说了一句:“我说你比我矮!”
  全班同学齐齐看向kb。
  10.
  kb觉得自己面子有点挂不住,kb觉得自己有点尴尬,kb觉得自己的脸开始发烧。
  11.
  “这么一看确实是的。”隔了一条走道的A路人说。
  西瓜开始自动播报:“KBShinya同学,您的把柄又增一条。”
  排骨在一边和王胖子一起笑。
  12.
  kb想打人,kb开始暴躁了——
  kb……kb并没有生气,甚至还说了一句“漏你说什么都对”。
  哦漏非常严肃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点了点头:“嗯。”
  13.
  西瓜笑的死去活来:“性感kb在线都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路人看了kb一眼,决定把他做成素材。